迟钝即是正义

占tag抱歉_(:3」∠❀)_
出本回血,上下两册不拆140r,求好心的妹子带走(/ω\)

咖啡与花后篇

依旧是和平世界梗,在现代世界过得很happy的两个人,依旧没有霸道总裁米迦

注意关于咖啡和花的知识全部来源于度娘,万一有什么bug,你们就原谅我吧_(:_」∠)_

米优!米优!米优!【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终结我只吃优受所以请不要问我为什么不写优米,优米我不吃,不吃

以上都没有问题的话,请大家食用愉快ヽ(゜▽゜ )

————————————————————————

「花篇」

“实在是太诡异了”这样说这的优一郎猛烈的咳嗽起着,堵在喉咙的东西,从嘴里涌出来——花

白色的,粘着口水带着淡淡清香的白色的花

“花吐症,患者会情不自禁的吐出花,花吐症患者吐出的花光是触碰就会感染”优一郎手指划着书页,轻声念着上面每一个字的读音,眉头紧皱着

“完全不明白”优一郎叹口气,拿起一旁的薄荷茶一饮而尽,薄荷的苦涩冲刷了停留在舌尖的花香

大概是三天前优一郎换上了这种莫名其妙的病症,起先只是干咳而已,到后来便开始从喉咙处涌出花瓣

蓝色的,红色的,不同种类的花,而今天是白色的,代表着纯洁的白色的花

“栀子花,花语是喜悦,坚强……”看着地上散落的花瓣,米迦尔缓缓的说到

“快住手啊,米迦”优一郎抬起手,捂住米迦尔的嘴,阻止他说下去

“好像是在窥视心脏内部一样的举动,太恶趣味了”浑身无力,心口难受的发热,有什么东西化为血液,自血管攀爬上来,堵在喉咙处

“很难受么?”抓住捂在脸上的手,米迦尔闭上眼轻吻着有些冰凉的手心

“当然了吧!把不想展露出来的东西,强行暴露出来,不管怎么说都让人无法接受啊”所有的怒吼都卡住,变成带着清香的花瓣,像是把所有的恋情都吐出一样,就算用手堵住白色的花也会从手指间的间隙里掉出

“小优真是倔强啊……”米迦尔叹口气,无奈的拍着优一郎的背,轻声说着

“明明只要接受我的感情就好了”不过……米迦尔把视线撇向一旁的花瓣,纯白色的,犹如天使掉落的羽毛

这也是小优的一部分呢,怪不得那么漂亮

“如果不两情相悦就去死,真是简单粗暴啊”筱娅感叹着,剥开巧克力红色的外皮,带着奶香的苦涩味混合着草莓味的酒香在口中融化,筱娅满足的眯起眼睛

“不过我没想到优会患上这种病呢,这就是童贞也有春天么”筱娅吞下最后一块巧克力感慨万分

“谁是童贞啊!”这么说着,耳尖却染上了和夕阳不同的红色

“这样不是很好么,趁这个机会把想说的话都说出来吧,没准就能医治好呢”

“都说了,我和米迦不是那种关系啊”带着倦怠的表情,优一郎喝了一口薄荷茶,冰冷的液体贯穿喉咙让烦躁的心情得到了适当的舒缓

“你们那种老夫老妻的相处模式还敢说没关系”筱娅似笑非笑的看向优一郎,脸上明显露出不怀好意

“喂……筱娅你这个家伙不会是对现在这个状况感到很开心吧”优一郎的眼角跳动着,用质疑的眼光看着筱娅

“啊哈哈,怎么可能”干笑着,避开了优一郎的视线

“只有一回就好试着说出来吧,你的真心话”

“什么真心话,我和米迦是家人啊!”优一郎站起来,有些恼羞成怒的离开了座位

“哈……真是个别扭的家伙”想起优一郎笃定的模样,筱娅摇摇头,世上可没有百分百确定的事啊,如果有那现实往往是相反的存在,毕竟……吐花症的病因可是暗恋呀

我和米迦尔是家人,并不存在其它的感情

像说服自己的借口一般,优一郎自嘲的笑了笑,不由加快了行走的脚步

想见到米迦,仅仅是听到这个名字,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迫切的想见到对方,就像笨蛋一样

什么时候开始追随那抹金色的呢?一个月之前亦或是更久,在对方露出那比夕阳还要温柔的笑容的时候?

一直都不曾明白,只有在米迦尔说出的瞬间才察觉到,那种感情叫做喜欢

但是并不想承认,不是拒绝,只是胆小而已,如果接受的话,他和米迦一定会发生某种他也不知道的变化,优一郎讨厌对于未来的改变,所以注意到了,却并不想接受,说到底只是一个任性又贪心的胆小鬼而以

优一郎比任何人都恐惧同时也渴求着米迦尔的感情

从嘴中不断溢出,代表恋情的花瓣

——紫茉莉

原罪是爱

“今天是勿忘我呢” 

擦干优一郎因为吐得太厉害而流出的生理性眼泪,明明没有接吻却红润的异常的嘴唇,以及脸颊上淡淡的红色

这样的小优也很可爱呢,米迦尔暗暗的想

“不要说出来啊!感觉好诡异”

“小优你知道么……”

把头埋在对方的脖颈里,手贴着对方的腰线将经过这几天的折磨变得十分瘦弱的身体紧紧抱住

“我对小优的感情可是爱哦”有些恶劣的贴近优一郎的耳边轻声到

“哈?米迦你这个家伙不知道廉耻两个字怎么写么”给了米迦尔一个肘击,但是并没有什么效果,不如说抱的更紧了

“不觉得呢,难道小优不喜欢我么?”

“我……”优一郎重重的叹口气,拍拍米迦尔环住自己的手,示意他给自己转身的空间

“我……”翡绿色的眼睛游离着,几番张开又合上的嘴

“承认有那么难么?”虽然知道小优很别扭但是看到这幅反应还是很吃惊的米迦尔

“闭嘴!我正在努力啊!”优一郎狠狠的瞪着米迦尔,大概所有的热量都集中在了脸上,现在脸颊好像要烧起来似的

“我喜欢米迦!”

已经是极限了,优一郎避开米迦尔的视线,把自己缩起来,埋进米迦尔的胸口

“我爱着小优哦”用手抬起优一郎的下巴,米迦尔亲吻着优一郎的嘴角,然后是湿润的嘴唇,最后才侵略口腔的领地,温柔的夺走对方的空气

注意到优一郎开始急促起来的呼吸,和泛着泪光的翡绿色双眸透露出来的求救,有些不舍的又舔了舔有些发红的嘴唇,才松开了口

“小优”米迦尔带着和温柔而谦和的微笑缓缓说

“吐花症的医治方法是两情相悦之人的一个吻”

end

嗯,这是一个一点也不好吃的吐花症梗

想写一个喜欢米迦但是害怕改变的有些贪心的小优,但写完后整个一个莫名其妙

至于米迦没有得吐花症的原因是他是明恋,设定上在小优患病的一个月之前米迦已经告白了,总之整篇都有病

咖啡与花

依旧是和平世界梗,在现代世界过得很happy的两个人,依旧没有霸道总裁米迦

注意关于咖啡和花的知识全部来源于度娘,万一有什么bug,你们就原谅我吧_(:_」∠)_

米优!米优!米优!【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终结我只吃优受所以请不要问我为什么不写优米,优米我不吃,不吃

以上都没有问题的话,请大家食用愉快ヽ(゜▽゜ )

————————————————————————

「咖啡篇」

“老师,你知道Angelo么?”

“天使么?圣经上的那个”将手中的书放回原位,米迦尔失望的叹着气,又找错了

“不是,不是”筱娅摇摇头,深紫色的头发因为她的动作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她伸出手指在米迦尔面前晃了晃

“是在说咖啡店的事情,最近新开的一家咖啡店,老师不知道么?在最近的女生之间可是流传的很快啊”

“不知道”手指划过书脊,图书馆的指针已经指向三点,但米迦尔仍然没有找到想要的目标,再这样下去只是浪费时间而已

“明明是大众情人却不知道女生之前的话题,再这样下去的话米迦尔老师可是会被时代淘汰的”不知什么时候筱娅已经站到了和米迦尔同排的位置,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递过来

“啊……谢谢”那是米迦尔一直寻找的书,为了完善备案所找的书

“哎嘿,老师不用谢啊,毕竟我是班长么”突然,像想起什么一样,筱娅笑了起来,她从书包里拿出一本书,漂亮的眸子中闪过一丝狡猾

“这个是我从Angelo的店长那里借来的,本想今天还给店长的但是小三约我出去,所以……拜托了老师!”

“只是还给店长而已?”米迦尔接过那本《一分钟让你成为咖啡达人》看起来就非常不靠谱的书

“当然,不过老师想点杯咖啡度过一个下午的话我也是不会阻止啦”筱娅看着站在图书馆门口的金发友人挥了挥手,和米迦尔告别,但是走到一半的时候,筱娅转过头手指抵在双唇间,轻轻的笑了

“Angelo的店长可是一个很可爱的人啊,所以——米迦尔老师要小心哟”


米迦尔思考着筱娅最后的那句话,停下了脚步,木质的挂牌上刻着的Angelo宣示着他已经抵达了目的地

只是去还书而已,米迦尔摇摇头推开了咖啡店的门

“欢迎光临~”随着风铃清脆的声音一同响起的还有带着几丝轻佻的嗓音

“一个人”一边打量着店内的装潢米迦尔挑了一个靠窗子的座位坐下

“好的,tea or coffee?”三个英文单词带着笑意消散在空中,这时米迦尔才真正注意到身边的人,银色的头发柔顺的贴在耳边,翘起的嘴角带着常人没有的优雅感觉

“咖啡”

“那么客人是要点蓝山,曼特宁,还是卡布奇诺?不过我推荐黑咖哦,我们店中最受欢迎的卡布奇诺,但是我认为最棒的黑咖啡呢……”米迦尔痛苦的揉着太阳穴,撤回前言,优雅这个词和这个人完全不相称,不过这种感觉让米迦尔想起了自己的某个学生

“请问,你是这家店的店主么?”

“唉?”那个人吃惊了一下,连忙摆摆手

“不是,不是,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服务员而已,客人要找我们的店长么?”

“嗯”米迦尔点点头,原来不是么,不过也对再怎么说眼前这个人也和可爱两个字完全沾不上边

“等一下”说完那个人就冲着吧台内和一个黑发男子谈话的少年喊到

“优,有客人找你”

“嗯?”优一郎有些奇怪转过头,翡绿色的眸子闪过一丝疑惑,但还是快步的走过去

“客人,你找我?”

“你是店长?”米迦尔皱着眉看着优一郎,不管怎么看这个人只有十六,七岁吧

“别看他这样,店长今年已经二十四岁了哦”优一郎刚想回答,却被一旁的深夜抢了先

“深夜!”优一郎的脸有些黑,他最讨厌有人谈及他的年龄问题

“啊呀,真可怕,我去找红莲了,这里就交给店长了”说完就小跑到吧台内

“喂——不要在店内跑啊!!”

“呼……”冷静了些的优一郎,转头看向米迦尔

“这位客人,请问找我有什么事情呢?”

“这个”米迦尔从纸袋里拿出那本《一分钟让你成为咖啡达人》的书,放在桌面上

“佟筱娅托我把这本书还给Angelo的店长”

“啊!”优一郎惊讶的看着这本书叫起来

“我一直以为这本书丢了呢,原来是借给筱娅”

“我正需要这本书呢,谢谢你”优一郎拿起书那本书,朝着米迦尔露出一个过于灿烂的笑容

“对了!作为谢礼我请你一杯咖啡吧”米迦尔拒绝的话语还卡在喉咙,优一郎已经准备咖啡豆去了

米迦尔无奈的叹口气,空气中弥漫着咖啡香浓的香气,脑海中浮现出优一郎的笑容,米迦尔感觉心脏跳动的异常快,的确和筱娅说的一模一样Angelo的店长很可爱

“你的咖啡”桌面与咖啡杯碰撞发出细小的声响,诱人的浓香与幽幽上升的白烟一同飘散开

“谢谢”米迦尔端起咖啡杯吹了几口气,喝了一口,浓郁的香味与淡淡的苦涩在味蕾上扩散,带着笑意,米迦尔由衷的开口

“咖啡,很好喝”

“是吧,今天早上刚到的咖啡豆”优一郎在谈关于咖啡的时候语气中总带轻快

“说起来你和筱娅是什么关系,男朋友?”优一郎看了看表这个时间已经很少有客人来了,所以干脆坐到米迦尔对面,有些好奇的问到

“不是”米迦尔轻轻摇摇头

“她是我的学生”

“唉……你居然是大学老师啊”优一郎有些惊讶的看着米迦尔,他还以为这个人一定从事模特,或者是演员之类的职业呢

“那么你是教什么的,国文?历史?”

“是数学哦”

“唉——竟然是数学,我最讨厌的学科就是数学了”想到自己惨不忍睹的数学成绩,优一郎表情上带着点不满的样子

“那可真是抱歉”

“不……不是!我并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总之!”优一郎慌乱的摆摆手想解释清楚,但脑袋像是被拧成一团,怎样都找不到合适的词语

“对不起!”最后能说出口的也只有这一句

“哈哈哈哈”结果引来的是米迦尔的笑声,优一郎看着笑的弯起腰的米迦尔完全不知所措

“抱歉抱歉”几秒钟后米迦尔抬起头,已经恢复正常的模样,但嘴角还是带着收不住的笑意

“我没有生气哦,因为店长实在是太可爱了所以忍不住恶作剧了一下”

“恶作剧?”

“嗯,恶作剧哦”

“有没有人说你性格很恶劣啊”优一郎瞪了一眼米迦尔,用手撑着下巴,用认真的表情说

“没有呢,在学校里我可是女生眼中的大众情人呢,这样说的只有店长一个人”米迦尔端的咖啡杯,咖啡已经有些凉了,苦涩但是回味无穷

“性格恶劣”优一郎看着米迦尔,轻声的念着

“谢谢称赞”米迦尔放下已经空了的咖啡杯,窗外的夕阳已经淡去,换上了混着红色的蓝

“要走了么?”

“嗯,咖啡要多少钱呢?”

“不用不用,都说了请你啦”优一郎站起来拿走了已经没有液体的咖啡杯,想到什么后露出了一个带着孩子气的纯粹笑容

“下次也要光顾啊”一时间米迦尔忘记了呼气,刘海下,那双艳丽到不可思议的翡绿眼睛,直直的看着他,突然想起来佟筱娅最后的那句话 

“Angelo的店长可是一个很可爱的人啊,所以——米迦尔老师要小心哟”

小心魅惑之人


人与人之间真是不可思议啊,米迦尔感叹着,

明明相处还不到一个月,但是这种被咖啡的浓厚香气环绕的午后逐渐融入了米迦尔的日常,而两个人的关系也从店长和客人,变成了如今的小优和米迦,虽然在最初的时候遭到了优一郎强烈的反对

“在想什么呢,米迦” 优一郎把手中的碟子放在桌上,坐到米迦尔对面

绘着欧式花纹的精致碟子中装着几块饼干,散发着异于咖啡的香甜气息

“这是?”

“蔓越莓饼干,深夜那家伙教我的”加了两块方糖后优一郎推开糖罐,用金属勺来回搅拌着咖啡,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表情回答

“所以让我帮你试吃?”米迦尔拿起一块饼干,浓郁的奶香混着蔓越莓独特的香气在口中绽开

“怎么样?好吃吗?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它加入菜单中……”米迦尔叹口气拿起饼干直接塞进优一郎的嘴中,看着愣住的某个人米迦尔浅浅的笑了

“怎么样?”

“嗯……太甜了”舌尖无意识的扫过米迦尔的拇指,饼干的甜腻味充满了整个口腔

“好意外”收回的指尖还残留着舌尖湿软的触感,米迦尔避开优一郎的视线

“我以为小优会是甘党呢”

“嗯?嗯,的确不讨厌甜食呢,像水果蛋糕最喜欢了”加入方糖的咖啡带着微妙的甜味与饼干混合在一起,呼吸之间都有着淡淡的香甜

“米迦呢?”

“我比较喜欢喝咖啡,甜点的话就……”

“哎嘿,下次请你喝店长亲手煮的咖啡吧”优一郎眉眼稍弯,看上去非常的高兴

“我现在也喝着店长亲手煮的咖啡啊”拿起置放在桌面的咖啡杯,从咖啡杯中升腾的氤氲热气随着米迦尔的呼吸晃动着

“说起来也是啊”盯着白色的欧式杯中褐色的液体,优一郎的表情有点不满

“啊!”忽然大喊起来,但随后又露出一个米迦尔熟悉的带着些孩子气的笑容

“茶怎么样,店长大人亲手泡的茶”

“……那么我就期待一下咯”

咖啡店里放的歌很随意,有时是爵士乐,也有时是未曾听过的英文歌,今天更是少见的高雅小提琴曲,橘色的夕阳如金砂一样撒在木质桌面上,米迦尔喝完最后一口咖啡的时候,夜幕带着它独特的色彩悄然降临,但是今天,好像还不太想回去

“今天不回去么?”

“嗯”

“那么要一起吃么,今天的晚饭是咖喱”

“好”

一会儿,优一郎举着两个杯子回来,在刻意调整后的灯光下缓缓开口

“coffee or tea?”

米迦尔轻轻笑着,随意拿起其中一个杯子,把那杯散发着清香虽然没有咖啡那么浓郁但同样给予味蕾充分享受的橘茶一饮而尽

此时距离米迦尔向优一郎告白,两人交往还有21天

end

本来想写两人更进一步的发展着,但是到最后觉得两个人这样的相处更适合,咖啡这篇大概会有番外


米优

第一次写文,完全小学生文笔

如果有ooc的现象请大家指出

设定为和平世界,米迦是以小时候的性格成长的,没有吸血鬼的变故,所以并不是霸道总裁(xxx)的那种感觉……总之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

米迦尔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但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为了更准确一点我们这样说吧

米迦尔曾经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温柔的母亲,和蔼的父亲,但是这样的家庭却在米迦尔12岁生日那天彻底的破碎了,如同泡沫一样,轻易的,简单的消失了

当被推下车的时候,当夕阳带着它最后一缕光线,彻底沉入地平线的时候

米迦尔终于认识到了,他被抛弃了,被最喜欢的父母抛弃了

接下来便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了,他被孤儿院接走的事情,从那里度过了整个童年的事情,因为实在是太过平凡了,所以省略掉也是没有关系的,这样吧我们简单的用一句话来总结

「只不过是从近藤 米迦尔变成百夜 米迦尔而已」

或许是因为过去的事情太悲惨,米迦尔渐渐的不与任何人过于亲近,也不与任何人过于疏远,与谁都保持着距离,小心谨慎的作为一个稳重,谦和的人长大

只不过是胆小而已,米迦尔这样认为

顺便一提,和优一郎相识是米迦尔14岁的时候,在孤儿院当中优一郎是个尤其特殊的存在,他不属于孤儿院的成员,是被寄放在那里的,听院长说优一郎的家被大火所烧毁,在找到合适的住所之前,优一郎都会待在百夜孤儿院

那时候的优一郎如同自暴自弃般的拒绝所有人把自己关起来

不合群,孤僻,特殊种种加起来优一郎理所当然的被其他孩子孤立

或许是因为同类相惜亦或是其他,对于那样的优一郎,米迦尔怀有强烈的好奇心,所以他试着搭话了,和那个把自己与别人区别开的孩子搭了话

“喂……你的名字是?”

优一郎没有回答,只是抬起头看向米迦尔,这么说是不准确的,因为那双闪烁着微茫的绿色双眸,并没有真正的看向米迦尔,而是透过米迦尔注视着其他的,只有优一郎自己才能看到的某种光景

“喂……我叫百夜米迦尔,你的名字是什么?”米迦尔没有在意,只是纠缠不休的继续搭话

“……吵死了!不要和我说话啊!”第一次优一郎有了反应,怒吼着,只是声音却是暗淡的

“我啊,想和你成为家人,所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好吗?”

“家人……?我可是恶魔,和我说话的话可是会被诅咒的”这么说着,优一郎露出了几近半泣的笑容

“恶魔?是谁说的?”米迦尔歪头,发出疑问

“父母……他们说我是恶魔,然后疯掉自杀了,这样你明白了吗,对我来说家人什么的——”

“那可真是糟糕呢”打断了优一郎的话,米迦尔摇摇手指笑了

“我啊是被家人抛弃了,所以这样我们一样了,那么果然注定我们要成为家人吧,所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哈……?你脑袋不正常吧?”第一次优一郎把视线投向了百夜 米迦尔这个人,而不再是透过他去注视着什么别的存在

“好了,名字!”

“……”沉默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米迦尔才听到微弱到几乎接近为无的声音

“天音……优一郎……”

“优一郎……优一郎嗯……那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小优的哥哥了,可以叫我米迦哦”

“为什么你是哥哥?!还有不要叫我小优!”

“因为,我看起来比较强吧”看着和猫一样炸毛的某人,米迦尔露出了怀有明显恶意的笑容

“不要开玩笑了!”

“那么比试一下吧”

不管比试的最终结果如何,两个人成为在他人眼中形影不离的好友,然后半年后优一郎离开了百夜孤儿院独自住在公寓里,偶尔也会回到孤儿院找米迦尔聊天,在之后两人共同考上一所中学,和普通人一样过着平凡的生活

“呐,小优最近我在想,我们经历的过去究竟有什么意义么”推开糖罐,米迦尔漫不经心的搅动着咖啡,金属勺与杯壁不断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嗯……?是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呢?”优一郎慢慢的翻动手中的书,细细的读着,明明每个字都是熟悉的,但连成句子却变成了陌生的语言,强行印入脑中,也无法掌握其中的内容,显而易见的无法集中精神的表现,优一郎叹口气,合上了书

“所以说啊……就算是有着那样不堪的过去的我们,如今也过着和其他人相同的生活,这样的话的过去不是毫无意义了吗”

“不要再说这些长篇大论了,直接告诉我结论就好了”优一郎带着些倦怠的表情,捧起了一旁的热可可

“结论就是小优是笨蛋”

“不是和上一句话完全没有关联么!还有为什么我是笨蛋啊?!”优一郎狠狠的瞪着自己的幼驯染,半晌后又放弃似的喝了口热可可

“那样的事不是理所当然的么,我们又不是少年漫画的主人公,只是普通的高中生而已”

“我当然知道啊,小优你有觉得自己很不幸么?”米迦尔停止了制造噪音的行动,认真的询问着

“啊……说不认为,肯定是骗人的”优一郎烦躁的揉了揉头发

“但是啊……”话卡到一半,优一郎看了一眼米迦尔后别过头看向窗外

“因为有那样的过去,我才能和米迦相遇,能和米迦在一起对我来说就已经很满足了”

是错觉么,总感觉优一郎的脸颊泛着一些红色

“那么小优觉得现在很幸福么”

“嗯……很幸福啊”优一郎转过头,脸颊上还带着未褪去的红色,然后笑了起来

“真是……小优实在是太狡猾了”米迦尔盯着优一郎一会后,有些抱怨的说着

“嗯?什么意思?”

“没什么……”

注意到一旁的服务生,米迦尔招了招手,不一会空的咖啡杯再次被填满,米迦尔反常的加了三勺糖,香醇掺杂着淡淡的苦涩味在味蕾中扩散

真的是太狡猾了,狡猾又迟钝……

“小优,还记得在咖啡厅的事情么?”

“嗯,记得啊”靠着米迦尔肩膀午睡的优一郎睁开眼睛,双手撑着地面跳了起来,夸张的活动着有些僵硬的关节

“怎么,还是讨厌么?”

“什么”

“米迦,你还是讨厌自己的过去么”优一郎转过身,黑色的发丝随着身体的动作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闪烁着微茫的翡绿色眼眸在午后阳光下更加炫目

“不知道”米迦尔错开优一郎的视线,他喜欢优一郎的眼睛,但却又不擅长面对这样的目光,因为米迦尔永远也无法在那片翡绿下说出任何谎言

“骗人”优一郎轻笑起来,朝着米迦尔伸出手

“其实米迦也并不讨厌吧”

“真是……”带着苦笑,米迦尔握住优一郎的手,手指有些凉但是手心却是温热的,米迦尔没有松开,而是将优一郎拉到自己的胸口,两个人紧紧的贴在一起

“我输了”米迦尔轻声说到,明明一直都是那么苦恼,但是在真正说出后反而觉得并没有什么了,倒不如说之前为此烦恼的自己更像一个笨蛋

“真是比不过小优啊……”

“那是当然啦,我可是天才啊”

米迦尔低下头,看着那片翡绿色所映出的自己的身影,两个人距离的很近,近到能听见双方的心跳,互相的吐息都能感应

“我啊……喜欢小优”

“唉?!!”面对着突然的告白,优一郎惊讶的说不出话

“小优呢,对我有什么感觉,讨厌么?”

看着米迦尔逐渐接近的脸,优一郎没有躲开,轻轻的摇了摇头

“并不是……”

“那么就是喜欢了”

“……嗯……”说完后似乎感觉有些羞耻,优一郎把脸埋进了米迦尔的怀里

“那我们就是两情相悦了”米迦尔故意的在优一郎耳旁说到

“闭嘴!”优一郎愤怒的抬起头,但是脸颊上接近夕阳的红色却出卖了他

米迦尔用手覆上了优一郎的双眼,轻轻的落下了一个柔软的,湿润的吻

“米迦……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呢?”

面对优一郎的疑问,米迦尔浅浅的笑着

“大概是从小优第一次承认我是你的家人开始吧”

end